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龙8官网 > 新闻资讯a > 公司新闻 >

【年终盘点】请回答2018:浙江体育圈的10个2018故

  浙江省羽毛球队,自1964年建队以来,成绩斐然,培养了以李玲蔚、叶钊颖、夏煊泽等为代表的一批又一批世界一流、全国顶尖的优秀运动员。近年来,黄雅琼、郑思维、陈雨菲等队员崛起,为中国队在世界舞台披金戴银。目前梯队培养较为完善,分为一队、二队、三队,可以实现不间断输送人才。

  从我省首个世界冠军傅春娥到夺得多次世界冠军的“羽球皇后”李玲蔚,再到两夺世锦赛女单冠军、三次世界羽毛球系列大奖赛总决赛女单冠军的叶钊颖,以及省内第三个女子单打世界冠军王琳和夏煊泽、陈刚、桑洋等众多世界冠军……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浙江羽毛球队队员。

  全国冠军,全英赛、世锦赛、苏杯、汤杯金牌……浙羽荣誉满满,目前唯一暂缺的奥运金牌,也有“雅思”和“黄鸭”顶在前列。

  为何浙羽能够生生不息,为何优秀选手会层出不穷?浙江羽毛球队用行动给出答案:在传承中发展,才能让浙羽经久不衰。

  当记者走进浙江羽毛球队训练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前段时间刚被返聘回来,放不下这片球场,干脆就回来再帮帮这群孩子。”前浙江羽毛球队男队教练王跃平站在球场边,看着场上年轻的队员,眼神之中充满了希冀。

  “最早的时候,浙江的羽毛球运动只有在杭州、宁波、温州等一些城市的学校中开展。一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省里还未建立一支羽毛球集训队。”王跃平告诉记者,省队的成立是1964年,那年国家体委召开全国羽毛球训练工作会议,加速了浙江羽毛球队的成立,“那时候北京体院毕业的印尼归侨林兰英担任教练,多数队员是由其他项目转来的。”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刚风风火火起来的队伍被浇了一盆冷水。

  浙江羽毛球队重出江湖,则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李矛、傅春娥还有一大批队员就是那时候出现的。”王跃平表示,那时候为了让浙江羽毛球队能够快速崛起,建立起了新的梯队,同时还从福建调来了颜存彩、谢雪英担任运动员兼教练,“他们带来的先进训练理念和方法,让队伍更加稳定,我们队伍这才逐渐崛起。”

  1979年,随着浙江省体育界与国际体育界的频繁交往,催生了大型国际体育竞赛活动的举办。“当年6月,第一届羽毛球世界杯暨第二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在杭州举办。以傅春娥为代表的中国队获得团体冠军,她还拿到了女单亚军。”王跃平表示。

  也正是这次胜利拉开上世纪80年代浙江羽毛球黄金岁月的序幕。男队分别在1980年、1985年获得全国团体冠军,并且连续14年保持在全国前四的位置。而女队更是书写下了辉煌:1983年到1989年间,李玲蔚拿了13次世界冠军;紧随其后的叶钊颖先后获得7次世界冠军,其中1995年更是包揽苏迪曼杯赛、世锦赛、世界杯和世界大奖赛4枚女单金牌……这些荣誉无不体现着浙羽的统治力。

  从少体校到省队再到国家青年队,最后成为国家队双打组合的主力队员,桑洋一路走来都算得上顺利。“我也是赶上了最好的时候,也就是从我和郑波拿下印尼公开赛的男双冠军那时候起,中国羽毛球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强盛。”

  桑洋作为中生代的教练员,现任省羽毛球队男队主教练,当他回忆起2004年的汤姆斯杯时,他的眼睛仍会发光,“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大家都激动得哭了。”那时候,羽毛球冠军几乎是印尼队的天下,中国队已经和汤姆斯杯冠军阔别了12年。当时桑洋、傅海峰等、鲍春来、林丹都还很年轻,夺冠的压力非常大,“我们只能放下包袱,一场比赛一场比赛去拼,最终才能获胜。”好在桑洋最终和队友成了夺冠的关键先生。

  但是与荣誉相伴的却是伤病,桑洋老伤复发,腰椎有两节骨头凸出,已经坚持不下当时连轴转的公开赛赛程。“那年已经是2007年,如果不是身体真的吃不消,谁不想再坚持一年,在家门口搏一把呢?”桑洋提起这一段的时候话音有些低沉。

  既然自己不能站上奥运舞台,那么就培养一批能在奥运赛场上拼搏的运动员就成了桑洋最大的一个心愿。退役后,他回到省队,接手了羽毛球队男队教练一职。最初接手男队的时候,因为很难顺利地从运动员转型成为教练员,桑洋也走了不少的弯路。“好在当时王跃平等老教练员的帮助,我从心态、训练方法上都慢慢有了改变。”到目前,桑洋已经开始他第三个周期的教练生涯,不仅仅是运动员,对他自身来说也有了长足进步。

  “当年在国家队的经历对我来说非常宝贵,我结合国家队教练的训练方法以及我自身对于羽毛球的理解,把这部分经验带到了省队。”桑洋告诉记者,当时省队教练的模式还相对古板,他为了更好地调动起运动员的热情,与这些孩子打成一片是他做的第一步,“只有让他们打开心扉,才能更好地与教练交流,取得进步。”现在,队员们见到桑洋也并不拘谨,一声声“桑哥”也喊的甚是亲切。

  目前,他也从世界大赛以及和以往老队友之间的交流中不断加强自身的教练水平,“我现在就是想当个好教练,让浙江羽毛球队的名声可以更加响亮一些。”

  当王斯杰从训练场上走下来的时候已经中午12点多了,这名已经30岁的运动员是浙江羽毛球队中目前年龄最大的队员,而他的队友们早早地就结束了上午的训练。“年纪大了,身体素质上跟这群小年轻没得比,当然只能用加训的方式来保证体能了。”但事实上,王斯杰作为桑洋最早带的一批队员,虽然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但是竞技状态却是目前整个队伍里最拔尖的那一批。

  眼看着跟自己同一批的队友甚至是比自己后进来的队友们一个接一个地退役离开,对王斯杰来说其实多少都会有影响,但就是因为热爱才坚持到了今天。2017年全运会结束,原本那时候就打算退役的王斯杰觉得自身的状态尚可,决定再拼4年。“桑哥就是32岁退役的,作为他的大弟子,怎么也得拼一拼。”

  话虽如此,但是身为运动员的王斯杰早已肩负起助教的责任,在自己训练之余,更是带出了5名全国冠军。“2009年那段时间,也算是浙江羽毛球的一个低谷,那时候我们并没有多少往国家队输送的队员,但是就是在桑哥的努力下,渐渐扭转了这样的一个局面,这样的一幕对我来说也算是耳濡目染,让我更愿意奉献自我、多为队伍做出点贡献。”

  目前,王斯杰正处于一个转型节点。“打算坚持到下一届全运会,为省里也为自己多争取点荣誉,然后接下来就会逐步往全职教练员的身份转变。”王斯杰在以往的比赛中表现出的能力其实就已经算得上是教科书级,就是他对自己的高要求才使得他能够在当下这个年龄取得如此成绩。

  “我爱这片球场,我也愿意为这片球场付出。”王斯杰直言,作为接下来浙江羽毛球队的下一代“接班人”,他需要学习还有很多,但是“立足当下”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坚持的,“我们会做好传帮带,让浙羽在我们的努力下越来越辉煌。”

上一篇:羽毛球21分制规则 下一篇:足球——德国杯第三轮:法兰克福胜莱比锡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龙8官网